当前位置:首页 > 365体育投注 > 正文

高兴只会用“哈哈哈”:我们的表达能力“断档”了吗

网络整理 2019-04-08 16:14

  李宇明。郭红松绘

  刘运峰。郭红松绘

  王灿龙。郭红松绘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十多名文学爱好者在陕西省汉中市洋县草坝村的油菜花田边举行赛诗会。刘关关摄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听说读写是我们认知交流、表达思想的重要能力,从听说读写的状况,可以窥见一个人、一个民族的文化素养与精神世界。随着信息化、新技术等因素对社会生产、生活方式的深刻影响,人们听说读写依托的载体和工具也在发生巨大而深刻的变化,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带来了语言贫乏、提笔忘字、浅阅读盛行等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轻说是个人小事,重说则是文化大事,关系国人富足精神生活的构建,关系中华文化的传承发展,需要我们重视和反思。光明日报以“微博挑战赛”、光明夜读等形式就此话题与网友展开互动,并从网友讨论中梳理出关键问题,邀请智库专家逐期解答。

  本期嘉宾

  北京语言大学原党委书记、语言资源高精尖创新中心主任 李宇明

  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南开大学出版社社长、总编辑 刘运峰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 王灿龙

  “每个时代都在使用语言的同时创造语言”

  光明智库:有人曾对古今表达做了一番对比:古人形容人漂亮可以用“玉树临风”“顾盼神飞”,我们只会说“高富帅”“白富美”;古人表达悲伤用“我心伤悲,莫知我哀”,我们只会用“蓝瘦香菇”……但也有观点认为,今天的网言网语也是一种创新,传情达意也很丰富。在您看来,我们的语言到底是越来越贫乏,还是越来越多样?从个人语言运用情况来看呢?

  李宇明:从语言本身来看,肯定是越来越丰富。每个时代都在使用语言的同时创造语言。

  但在个人表达方面,的确有一部分人会感觉语言贫乏,只会几种有限的表达方式。尤其是年轻人在网络上表达时,常常使用流行语。我问过一些年轻人,他们是觉得有时候会想表达却“找不到词”,其他人或多或少也有这种感觉。

  刘运峰:我也认为,语言是随着时代发展而不断发展的,我们现在的很多语言是时代产物,几乎每天都在产生新词语。

  个人语言运用是存在贫乏、单调甚至生硬的问题。我经常想,同古人相比,我们的科技进步太快了,但我们的表达能力,对人和事物的观察、感知能力,文学艺术的创造能力、鉴赏能力却没有同步提高。古人可以用“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来描写早春景象,我们大多只能用“春天来了,大地吐绿”或“春风吹来,感到暖融融的”来表达。

  王灿龙:我们今天读到的诗词歌赋,是古代文人的呕心沥血之作,不是当时的即兴口语表达。“玉树临风”“顾盼神飞”是书面语体,今人说的“高富帅”“白富美”是网络流行语,主要用于口头表达,不能拿两者简单类比。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话语系统。评价一个时代的话语,标准很关键。自从白话文成为书面语言形式以来,从政论文章到文学作品,再到法律文件、科研报告等,都能很好地满足表达的需要。古代的诗词歌赋的确语言优美、韵味悠长,但我们不能仅仅以此为参照来判断说今天语言贫乏。

  表情达意方式增多,关键在如何使用

  光明智库:有网友表示,由于互联网时代有着同质化表达的网络氛围,要求更加直接和简洁的表达,造成了语言贫乏。您觉得社交软件、网络的应用有没有导致语言贫乏,社会环境和时代发展是否加剧了这种现象?

  李宇明:过去,书面表达是很慎重的事,比如给远方家人寄信,还要专门请教书先生帮忙。现在除了给报纸投稿、撰写论文,其他情况下,很多人都是通过手机即时表达。这种频率和过去明显不同,也就显得不那么郑重了。